當前位置:首頁 > 干部工作 > 干部工作
我省第八批援藏干部三年耕耘結碩果
發布時間:2019-06-11   來源:交匯點新聞客戶端   點擊    字號:[ ]

    這個6月,江蘇第八批援藏干部即將結束為期3年的援助生涯,近期將陸續返回江蘇。

    3年來,他們為西藏群眾、為江蘇對口支援的拉薩市帶去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5月23日-28日,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奔赴雪域高原,試圖通過為期6天的采訪,還原近70位江蘇人在高原的1000多個日日夜夜。

    缺氧的高原不缺奮斗者

    說是6天采訪,實地采訪時間只有4天——有兩個整天花在了路上。由于沒有直飛班機,來回記者團都要從青海西寧轉機。進藏時原定23日中午11點左右從南京起飛,下午5點左右到拉薩,不料兩班飛機均出現延誤,子夜時分才到達江蘇援藏前方指揮部。

    接機的同志說,這趟航班不僅晚點是常態,還經常因為拉薩貢嘎機場氣象原因無法降落。果然,回程時記者又遇上了近4小時的晚點。

    南京-西寧-拉薩,飛行距離3000多公里。距離是發展的天然障礙,在西藏還要加上一條高海拔。

    24日一早,高原反應就給記者來了個下馬威,頭疼欲裂,吸氧加止疼藥才稍有緩解。不過采訪期間,記者始終感到渾身“不得勁”。在這樣慵懶、不想動彈的感覺籠罩下,內地援藏人要想有所作為,無疑要有強大的意志力來驅動。

    缺氧,不缺精神。江蘇第八批援藏干部交出了一份奮斗者的答卷:

    近3年來,江蘇援藏累計投入資金15.79億元,在精準扶貧、產業發展、園區建設、基層民生、交流交往等領域共計實施援建項目178個;2016年至今,我省選派醫療援藏人員共計85人,已開展門診4萬余人次、手術2000余臺;全面落實“三包”政策和大學生學雜費、住宿費、書本費實報制,向貧困家庭學生發放資助金1.1億元,累計資助19073人次,妥善安置2017名易地搬遷隨遷子女就學;2018年11月,江蘇對口援建拉薩4縣區提前實現整體脫貧。

    江蘇地名銘刻雪域高原

    這3年,正逢拉薩決勝脫貧摘帽和鞏固脫貧的交匯期。江蘇援藏資金投入,重點投向了民生,安排民生類援藏資金12.14億元,持續促進受援地鄉村發展、交通建設、就業創業等民生事業。

    5月26日下午,記者到訪拉薩曲水縣社會福利院,這里集中供養的特困老人已住上了供暖、供氧“雙供”的房間。由江蘇援藏投資5000萬元實施的曲水縣鄉供暖建設項目,對縣社會福利院、人民醫院、中心幼兒園、縣完小以及縣廉租房、公租房、周轉房等26個點進行供暖改造,總供暖面積5萬平方米,其中縣福利院供暖面積就有1萬多平方米。

    在附近的曲水縣人民醫院,記者正遇江蘇靖江援藏醫生陳崗指導一位藏族醫生讀片,旁邊是剛剛投入使用不到1年的CT機。此前,江蘇援藏投資2800萬元實施了醫院的提升改造工程,新建急救樓、醫技樓,新添置大型CT、腹腔鏡、腸鏡及血庫設備、口腔科設備,總投入達千萬元。

    同時,連續4批23名泰州援藏醫生接力拼搏,全面規范提升醫院各科室建設,幫助其成功創成“二乙醫院”。而在我省援藏醫療人才的幫助下,拉薩達孜區、林周縣、曲水縣人民醫院通過了 “二乙醫院”評審,墨竹工卡縣人民醫院還率先啟動了“二甲醫院”創建。

    記者注意到,曲水縣人民醫院被泰州路、揚州路和友誼路環繞。高郵路、寶應路、江蘇路……在拉薩城鄉,這樣彰顯蘇藏友誼的“江蘇地名”不勝枚舉。

    拉薩江蘇實驗中學就是典型的“江蘇地名”。在記者看來,這所中學校園與江蘇城鄉的重點中學沒有什么區別。在學校設施齊全的化學實驗室,南通援藏教師、校長馬華說,這里的硬件條件比內地也不差,主要差距在人才。

    不過,在江蘇近年來“組團式”援助下,這里教育水平在西藏自治區持續走在前列。2018年中考總均分位列全自治區第一,658人參加高考,上線率95.9%,重點本科上線率16.87%,普通本科上線率54.86%。

    “學校已經連續多年高考上線率不低于95%,每年畢業季,學生和家長自發向老師獻哈達表達感謝是校園一景。”拉薩市委宣傳部副部長許佃兵說,江蘇開展“組團式”教育援藏最早,成果也最多。所謂“組團式”,就是在援藏資源配置上向精準“造血”升級,派出精準對癥西藏教育短板的教師團隊。

    記者了解到,拉薩江蘇實驗中學的校長、教學副校長和教務主任、教研主任均來自教育大市南通和揚州,其中既有擔任過多年校長的教育專家,又有對西藏地區教育情況十分了解的內地西藏中學的領導,他們引入江蘇先進教學理念,結合當地特點開展教研攻關,教學質量在拉薩有口皆碑。

    3年來,“組團式”援藏從拉薩江蘇實驗中學1所,拓展到7所,數量為全國對口援藏省份第一。江蘇共計選派160余名教師進藏,開展以“讓雪域雛鷹飛得更高更遠”為品牌的組團式教育援藏工作。“江蘇‘組團式’教育援藏工作成為金字品牌,實現了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完整學段、從普通教育到職業教育完整類型的全覆蓋。”江蘇省對口支援西藏拉薩市前方指揮部總指揮、拉薩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沈海斌說。

    在高原打下江蘇產業特色烙印

    在拉薩,還有很多其他特殊的“江蘇烙印”。比如江蘇地理標志產品恒順香醋,在拉薩也有“親戚”。

    2014年啟動的拉薩達孜區吉順青稞醋產業化項目,“離不開江蘇的技術和資金”。吉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利民說,項目不僅有江蘇投入的數百萬援藏資金,還有鎮江恒順集團公司無償提供的全套制醋技術和工藝,免費培訓的技術骨干,還有專家現場指導解決高原環境釀醋技術難題。

    最終,釀出的青稞醋有7項指標超過了“本家”。目前這些獨具特色產品已進入拉薩等7個地市和江蘇多地,上下游產業鏈的青稞標準化種植基地、飼料加工、特色養殖和有機肥加工等產業也在孕育中。

    青稞醋項目坐落的達孜工業園,貢獻了超過95%的縣域財政收入。產業園區經濟是江蘇的強項,第八批援藏借鑒江蘇現代園區建設經驗,扶持拉薩6個產業園區,打造為推動區域經濟發展典范,3年來累計完成投資93.18億元,開工建設產業項目420個,引進江蘇若航、江蘇魚躍等大型企業進藏投資,促成京東拉薩電商物流園落地,實現了貧困群眾就近就便就業,帶動近4萬名建檔立卡貧困群眾受益。

    沈海斌介紹,江蘇把符合拉薩優勢資源條件、有利于當地群眾就業增收的特色產業放到突出位置,在凈土健康產業、文化旅游產業、產業園區建設等領域持續發力。

    林周縣是拉薩的深度貧困縣,一項符合當地實際的產業對這里尤為重要。2017年,江蘇在計劃外追加安排1.5億元,用于該縣格桑塘現代農牧產業示范園建設——這是結合飼草大縣特色量身打造的產業。

    一路顛簸,在蘇州援藏干部、林周縣副縣長陳實帶領下,記者一行來到示范園東區。在群山環繞下的2萬畝草場中,已有470頭牦牛存欄。它們白天散養,晚上“加餐”,示范園區力圖通過實施牦牛繁育、奶牛養殖基地、飼草加工等項目,把西藏傳統的牦牛養殖周期由8年大幅縮短為5年,使其成為農民增收新手段。

    建設期間,項目已提供就業崗位116個,助力116名建檔立卡戶脫貧。陳實說,未來園區存欄牦牛將達到2000頭,示范園將成為培訓平臺,以新模式引導群眾。“扶貧要做給農牧民看,讓他們心中有底,這樣才能利益共享、風險共擔,而不是老百姓的牛公司養。”陳實說,未來將考慮基地+農戶模式,有效長期鞏固脫貧攻堅成果。

    在達孜區唐嘎鄉,藏雞飼養合作社已帶動唐嘎村77戶建檔立卡貧困戶285人脫貧,這有賴于2015年江蘇援藏項目唐嘎藏雞養殖項目的帶動。項目負責人張益強介紹,在蘇寧易購等江蘇電商企業幫助下,去年光藏雞蛋線上線下就賣了2000多萬枚。今年藏雞屠宰這一環補上后,項目就將實現藏雞孵化、藏雞養殖、藏雞屠宰、深加工及冷鏈銷售全鏈條延伸。

    值得一提的是,被江蘇第八批援藏干部、達孜區副區長朱峰戲稱為“雞中戰斗機”、能夠一躍飛起3.5米的藏雞,現在有了自己的標準。江蘇產業援藏中,專門安排300萬資金援助拉薩凈土健康產業標準體系建設,目前已完成了凈土健康六類產業標準體系框架建設工作,藏雞就是其中一項。這項工作為規范產品生產、提高質量、拓展市場打下了堅實基礎。

    首批藏族通航直升機飛行員  從建檔立卡貧困戶中選拔

    除了上面提到的凈土健康產業,文化旅游產業是拉薩確立的另一項主導產業。江蘇是文化大省、旅游大省,高端謀劃文旅產業也是江蘇第八批援藏重頭戲。

    5月25日一早,鎮江援藏干部,達孜工業園區黨工委副書記、副主任,達孜旅游發展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蔣云峰在扎葉巴村村口迎接記者團。村口是一所典型的“旅游集散中心”式的建筑,在江蘇特色小鎮入口很常見,但在藏地就不多見了。

    “從國家到自治區、到市,再到達孜區都把發展全域旅游、促進產業的精準扶貧作為一項重要工作,但達孜豐富的旅游資源仍處于欠開發狀態。”蔣云峰說,他們來后首先抓規劃,以規劃統一發展思路、匯聚智慧,重點引入了內地對現代旅游景區管理理念,引入內地雙創、文創概念,引入內地市場機制推進概念,打造融合當地寺廟、民居、山水景色等的旅游綜合體。

    作為2017-2019年拉薩市級重點江蘇援藏及區級重點建設項目,扎葉巴村村容村貌項目規劃總投資3億元,目前19個項目已有8個開工。記者來前幾天,無錫來的3個團500多游客剛剛離去,采取直銷模式的達孜旅游宣發也正在江蘇各市鋪開。

    目前“藏家樂”、民宿等還未完全建成,在蔣云峰們的設想中,扎葉巴村未來將是一個門票能達到億元級,集休閑、度假、體驗西藏歷史文化于一體的拉薩新旅游景點,以有效留住游客,帶動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幫助當地精準扶貧戶勞動力就業。

    乘直升機空中俯瞰拉薩是藏地旅游新項目,如今有了藏族通航直升機飛行員。

    25歲的嘉措是西藏首批民用直升機飛行員。這位師范畢業的藏族小伙告訴記者,他本來的人生規劃是去當老師。當拉薩市扶貧辦遴選通航飛行員時,作為建檔立卡扶貧戶的嘉措獲得了飛上藍天的機會。“第一次上天很恐怖,但越飛越有感覺,沒想到我能飛這么高,實現夢想心里蠻驕傲的。”

    父母靠種田賣青稞讓嘉措上了大學,如今嘉措當上飛行員,一人讓一家脫了貧。同樣命運軌跡被改變的,還有22歲的藏族女孩堅熱益西。記者能從她的眼中看到對飛行的熱愛,“平時從地面看家鄉,和在空中看,是不一樣的感覺。”她說,“沒有想過能駕機上天,改變了我自己的命運,也改變了家庭的命運”。

    改變生活軌跡的契機來自于江蘇的對口幫扶。嘉措所在的雪鷹通航副總經理任文革告訴記者,在江蘇若航和拉薩市合作下,23名拉薩貧困青年赴蘇培訓并取得通航執照,成為公司首批藏族飛行員。此舉既是精準扶貧,又是拉薩應急救援一大助力,也是江蘇產業援藏一部分。當前航線已經開拓至珠峰大本營,空中俯瞰雪域高原旅游業務前景看好。

    不僅是這23位藏族青年和他們的家庭實現脫貧。江蘇第八批援藏干部將援藏扶貧工作作為重中之重,援藏干部直接聯系建檔立卡貧困戶233戶,走訪慰問1426次,幫助就業156人。通過發展產業、促進就業等措施,經過3年不懈努力,實現拉薩市建檔立卡貧困戶12314人如期脫貧,全市提前實現整體脫貧。

    “互聯網+”帶來援藏新模式

    從第一批干部援藏至今,不變的是靠精神、靠苦干。新時代,精神動力依舊強大,新元素也逐漸融入援藏新圖景。

    在拉薩墨竹工卡縣人民醫院,記者遇到藏族同胞次仁卓嘎來院輸液。在門診大廳,她在智能終端上自助掛號、手機付款一氣呵成。負責全院信息化工作的副院長曹駿說,漢藏雙語的“診間支付”終端使用率已超過40%。

    曹駿介紹,未來醫院所有系統都將聯網,“不僅規范醫療行為,而且病歷可實現自動掃描傳輸,內地醫院可幫助定期進行病歷抽檢、門診用藥點評,每月進行1-2次疑難病例的常規教學……可以說,通過互聯網改變原有的援藏模式,有望改變一茬一茬接不上的問題。”曹駿說。

    此前,利用互聯網技術和云平臺服務,墨竹工卡縣人民醫院與南京各三甲醫院對接建立了遠程幫扶和各種診斷中心,已完成41例疑難病例的診治,患者不出縣就能享受到高水平醫療服務。記者還看到了剛投入使用的“高原E院”——集成彩超、X光、血常規等設備的大客車既能完成常規檢查,還能與醫院聯網診治,十分契合地廣人稀的高原環境。

    “互聯網+,帶來了以前我們不敢想象的變化。”南京援藏干部、拉薩市副市長、墨竹工卡縣委常務副書記汪東明感慨道。

    墨竹工卡縣人民醫院院長黃丹說,相比援建硬件,高原更缺人才。第八批援藏干部到來后,不僅幫助醫院硬件上實現了大提升,而且著重加大了醫護人員培訓、急診能力提升、信息化建設,醫院軟件水平也大大提升,當地群眾更加樂意選擇在縣醫院看病了。

    弦歌不輟,一批接著一批干

    再過半個月,陳實就要回到3000多公里外的蘇州。戴著牛仔帽遮陽卻依然曬得黝黑的他,頂著烈日站在臭氣逼人的牦牛欄外,與記者算著未來幾年縣里農牧民的增收帳。雖然示范園區還只建成了一部分,但他相信一批接著一批干,后來者能繼續把這個項目建好,帶動周邊群眾穩定脫貧。

    扎葉巴村的全域旅游圖景已徐徐展開,即將回鎮江的蔣云峰希望,能把發展的思路留下來,讓當地群眾漸漸接受新的旅游產業發展理念,未來真正成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力源。前述的藏雞項目,在江蘇第七批干部援藏期間引進,在第八批干部援藏期間運營。作為第八批援藏干部,朱峰也說這是“一批接著一批干”。

    6天采訪中,記者經常聽到“一批接著一批干”。采訪途中,記者曾到訪自治區文保單位林周農場舊址,這里也是該縣黨性教育基地。1966年起,這里就駐有西藏軍區生產建設師的指戰員。后來,支邊青年也曾在此戰天斗地,為改變邊疆面貌流血流汗。 

    站在與藏地建筑風格有明顯區別的大禮堂里,透過拼成五角星的窗欞望出去,仿佛能聽到穿越時空的激昂合唱聲和口號聲。

    其時物質匱乏,改變邊疆的硬件最好不過是陳列在院中斑駁的“東方紅-25”履帶式拖拉機,但被如今援藏干部仍然時時提及的“老西藏精神”,卻并不過時。所以,記者在許多地方,都能聽到“一批接著一批干”。

    奮斗有我,精神之火相傳

    從西藏和平解放到現在,數十年間內地赴藏支援者弦歌不輟。林周縣林場舊址宣傳欄里,留下了從1994年起,江蘇各批援藏干部的合影。他們帶上高原來的,仍有不變的一腔熱血。

    在拉薩江蘇中學食堂前,記者巧遇剛下課的高中語文組組長、徐州援藏教師孫志剛。“滿手粉筆灰,就不握手了。”孫老師咳嗽著說,這里咳嗽難好,“高原常見病,半年半年地咳。”從2014年8月至今,這是他援藏第五個年頭。5年間只在頸椎病躺著實在起不來床時,才回徐州休養過。

    援藏教師其實1年就可以走。孫志剛記得,學校領導殷切期盼他能多留兩年,帶完完整一屆。沒想到,這一留就是5年。孫志剛說,凌晨1點趕來感謝他幫助孩子考上重慶大學的學生家長,和高三畢業晚會上一起跳鍋莊狂歡的師生,是觸動他留下來的另外兩個細節。

    “既然來援藏了,就在西藏留下點什么。”孫志剛說,除了留下江蘇高效的課堂教學模式,還有教學理念、方式方法,在授之以魚、授之以漁外,還要“授之以欲”。“前兩個好理解,第三個是要通過教學培養的他們的學習興趣,引導他們對外面世界的好奇心,激發他們走出去看看外面。”孫志剛去年帶的學生,有的去了中科大、廈門大學等名牌高校。“我希望通過努力,讓人感到西藏不僅有牦牛,也有千里馬。”

    “三年來,奉獻高原終不悔,此心安處是故鄉。”汪東明說,南京第八批干部援藏期間,正是墨竹工卡縣脫貧攻堅的關鍵階段,經過奮戰,去年全縣已經實現了脫貧摘帽,貧困發生率由來時的10.88%降至0.01%,1644戶7387人實現脫貧,“我們參與其中,深感榮幸”。

 

    (陳月飛)

 

 

 

 

 

幸运快三 山南 | 汉川 | 海门 | 衢州 | 陕西西安 | 乌海 | 柳州 | 定州 | 天水 | 西藏拉萨 | 武威 | 甘孜 | 青海西宁 | 商洛 | 庄河 | 益阳 | 六盘水 | 衢州 | 桐乡 | 长垣 | 惠东 | 姜堰 | 孝感 | 临沧 | 湖州 | 玉溪 | 巢湖 | 诸城 | 烟台 | 滨州 | 廊坊 | 博尔塔拉 | 常州 | 神农架 | 抚顺 | 金昌 | 邹平 | 西藏拉萨 | 泰州 | 邢台 | 滕州 | 瓦房店 | 阿勒泰 | 阿里 | 新余 | 张家界 | 乳山 | 屯昌 | 四平 | 浙江杭州 | 昌吉 | 常德 | 黑龙江哈尔滨 | 荆州 | 昆山 | 张掖 | 商洛 | 衢州 | 江西南昌 | 崇左 | 湖州 | 怒江 | 禹州 | 宣城 | 神农架 | 邹城 | 克孜勒苏 | 张家口 | 泗洪 | 台州 | 江门 | 禹州 | 本溪 | 鞍山 | 海拉尔 | 龙岩 | 江苏苏州 | 临沂 | 岳阳 | 咸阳 | 丹东 | 仁寿 | 江西南昌 | 桐乡 | 哈密 | 天水 | 双鸭山 | 包头 | 南京 | 安阳 | 宁德 | 潍坊 | 甘孜 | 淮北 | 鞍山 | 琼海 | 临汾 | 厦门 | 黑龙江哈尔滨 | 本溪 | 安岳 | 淮北 | 雅安 | 临猗 | 南京 | 岳阳 | 鄂州 | 安顺 | 单县 | 东莞 | 庄河 | 延安 | 台山 |